铭记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体育20年少帅时期 郎平待

2019-12-13 作者:综合体育   |   浏览(119)

图片 1

                       

在里约奥运会结束一年之后,中国体育最厉害的组合拳,终于向那些最能代表中国体育的明星队员和教练亮出——一方面,以姚明等为首的运动符号,摇身一变成为了篮协等项目的掌门人,预计有更多的世界冠军将出现民间协会机构掌门人的位置;另一方面,那些人们耳熟能详的所谓王牌军团,也开始出现主帅的更迭和变动。

少帅20年

图片 2

 郎平、李永波、黄玉斌、蔡振华、周继红……,他(她)们是光芒不逊于明星队员的各运动队大当家,他们是曾在上世纪80、90年代救各单项于水火,以以己之力扛起中国体育的昔日少帅群落,不过这些掌门人现如今都已经是50 岁的资深派,20多年来中国体育的“少帅时代”或许应该画上句点了。

李永波们打在队伍上的烙印

黄玉斌(58岁),中国体操队总教练

这次更迭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以王义夫、李永波、黄玉斌为首的少帅,因为里约奥运会之后战绩欠佳而陆续退出历史舞台——这些曾呼风唤雨的少帅,将一同前往中国奥委会专家委员会履新。而在奥运会上战绩彪炳的郎平、刘国梁等主帅,却呈现曲线行撤退的轨迹。4月初,中国女排和中国乒乓球队相继公布了总教练的人选,刘国梁继任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一职,但不再兼任男乒主帅;而郎平也戴上了女排总教练的新头衔,执行教练和领队分别由以往的“铁三角”中安家杰、赖亚文所担任。

 1985年-至今

至此,那个威风八面、盘踞中国体育二十多年、曾引领和点燃人无数激情的“少帅时代”和英雄叙事,终于按上了END键。

 1985年,退役后的黄玉斌成为中国体操女队教练,创造性地将男子训练方法运用到女队训练中,培养出后来夺得高低杠世界冠军的樊迪,那一年他27岁。1987年,黄玉斌被调到了男子体操队当教练,李敬、李春阳等名将都是他当时的学生。随后由于黄玉斌的执教能力突出,在1992年成为了国家体操队的副总教练,1997年出任总教练。在其执教国家体操队期间,黄玉斌创造了一个个几乎无法复制的神话,不过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体操遭遇滑铁卢,仅收获2枚铜牌创造了自1984年参加奥运会以来的历史最差战绩。值得一提的是,在国家队执教的近30年间,黄玉斌曾多次传出“卸任”的消息,但最后都是帅位坐得稳稳的,当然也包括2016年的这一次。

我曾系统梳理过这些体坛少帅的群体特征,比如对成绩近乎本能的攫取和激情(这种竞争性体现在他们性格的方方面面),拯救队伍于水火的责任感以及后期的内外有别的管理特征。在他们身上,既延续着传统体系中的刻苦、奉献、专注以及精益求精的匠人精神,又具备鲜明的个性、人文情怀和历史使命感。由于充分经历过世界大赛的浴火洗礼,李永波们对赛事有着最本质的把握,对先进理念有着孜孜追求,对国际局势也有自己独到的研判。而他们的队伍,也由此打下了浓烈的个人烙印。

蔡振华(55岁),前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

不过,由于监管体系的缺位,对锦标主义近乎扭曲的追求,使得这些项目,和带头大哥们的经验本位主义和个人视野呈现直接的关联。尤其是面对蜂拥而至的体育产业大潮,个别过于小圈子化的管理,选材标准,重竞技轻健身等做派,在一定程度上贬损甚至妨碍了项目的正常发展。

 1997年-2004年

图片 3

 蔡振华在中国乒乓球队可以说是从“底层”做起,1989年时28岁的蔡振华只是委任为国家男队助理教练,国乒经历了多特蒙德世乒赛和千叶世乒赛惨败后跌入历史最低谷。不过1991年至1997年间,出任中国乒乓球队男队主教练的蔡振华以男双作为突破口,短短几年间便重新让中国男子乒乓球队独步天下。蔡振华在1997年升任中国乒乓球队的总教练。其后,他率领中国乒乓球队先后率队包揽了悉尼奥运会和2001年世乒赛的全部冠军,直至2004年雅典奥运会结束后卸任,并走上仕途。

刘国梁和郎平树立独特标杆

李永波(54岁),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

但我这里要表的,却是两位长时间身居顶峰,却时刻有非常强的预判性和危机意识的人物。在同时代的女排队员大多选择出仕、经商等人生道路时,郎平选择了前往美国充实自己,从俱乐部、教练,从国外到国内,一步步成为一代化腐朽为神奇的名帅。而在2003年接过蔡振华的乒乓球帅印之后,刘国梁逐渐适应并闪转腾挪这个世界上压力最大的工作,一面在上海交大修完自己的本科和硕士学位。在项目发展后期,刘国梁又将自己智多星的能量,充分释放在项目的市场化发展,和泛娱乐化、明星化的打造上,终于避免了乒乓球为被时代所抛弃的小项目。

 1993年-至今

当然,这也是尽管两人因各种原因萌生去意的情况下,强大的民意和官方两大体系最终汇集在一起,导致了中国式小团员的结果发生:留任。

 1993年,刚刚结束球员生涯不久的李永波临危受命,担任了羽毛球队副总教练(当时未设总教练),当时中国羽毛球正处于低谷,那一年他31岁。上任后,李永波着手进行了一次彻头彻尾的改造,组建了年轻化的教练员和运动员班子。虽然上任之初遭遇了广岛亚运会和汤尤杯惨败的打击,但1995年他率领国羽夺下苏迪曼杯,1996年又实现奥运会羽毛球项目金牌零的突破。至此,李永波在自己20余年的执教生涯中,共率领中国羽毛球队在6届奥运会上收获18块金牌,并培养出了81位世界冠军,不过距离自己的目标——培养100位世界冠军还差19个,而就在上个月他刚刚度过了自己54岁的生日。

对于目下的中国体育而言,郎平和刘国梁确实是标杆性存在。他们存在于两个最受瞩目、最能勾连起人们英雄情结的管道里,也由此迎接着世界上挑战最大的工作。而如果将女排和国球形容成最具影响力公司的TOP2,那么他们两个,则理所当然地充当着公司产品线中培养出来的CEO。他们勤勉,刻苦,不甘于守成,骨子里充满忧患意识。他们处理复杂事物中展示出的高情商,无以伦比的现代管理能力,成为这两家公司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关键钥匙。而在他们的带领下,这两家龙头企业才能确保在中国甚至世界领域的平稳发展。

冯树勇(60岁),中国田径队总教练

图片 4

 1982年-至今

“千年难遇CEO”的尴尬境地

 因为刘翔,人们认识了孙海平,因为中国田径,人们认识了冯树勇。1982年只有26岁的冯树勇便担任了国家体委训练局田径集训队的助理教练一职,至此他的身份逐渐“显贵”,教练、副总教练、总教练、田径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助理、中心副主任……。在其任职期间,中国田径在奥运会、田径世锦赛等各个重要国际性大赛中完成历史性突破。虽然中国田径在世界层面仍属于“发展中”,但必须要说缩小差距也是一种进步。

按理说,这种千年难遇的CEO,留在公司是应有之义,不过,由于一些复杂的缘由,他们却双双陷入到尴尬的境地。

周继红(51岁),中国跳水队领队

由于自己累计的声望,点石成金的调教甚至指挥艺术,郎平一直被各方所过度消费,而忽略了她作为普通人的基本诉求,比如她所面临的极度精神压力,比如她一次次透支自己的身体健康。熟识中国女排的人都知道,在上个周期,郎平的复出就有点被人情、世俗所绑架的味道。当然,郎平再次以自己的超能力,中国女排从谷底重返巅峰状态而证明自己选择的睿智。

 1998-至今

如果说,体制外的郎平,用相对比较职业化的方式为自己争取到了宽松的氛围,那么刘国梁,则是在体制的狭窄通道中突出重围:被尊为国球的身份,被国外对手和中国市场联合围剿的现实,决定了刘国梁们都需要战战兢兢。与此同时,此前声势浩大的巡视工作也重点“照顾”到了这些王牌项目。所谓的杰出人物,就是刘国梁并没有像很多王牌教练在这种荣耀和耻辱的双重压力下打倒,反而将中国乒乓球一次次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毫无疑问,这种双重煎熬让他心力交瘁。就在去年,媒体开始透露出了他提出辞职的消息,尽管他还处于41岁这样一个年富力强的年龄段。

 虽然1990年就曾担任过中国跳水队的教练,但周继红真正掌握大权是1998年,当时由于没有设立总教练的职位,因此她的头衔是跳水队领队,不过就连周继红自己也承认感觉自己的工作性质更像是一位总教练,那一年她33岁。在其接任时,中国跳水正陷入低谷,而周继红也是在被众多知名教练的质疑声中走马上任的。短短一年时间,她就带领中国跳水队在1999年世锦赛上拿下10个项目的9枚金牌。此后,虽然也偶有小起伏但跳水梦之队的名号越来越响。在其担任领队期间,曾培养出了吴敏霞、陈若琳这样的多金王,郭晶晶和伏明霞最辉煌的时期也是在周继红任期内出现的。与其他几位“功勋”老大一样,在周继红担任国家队领队期间曾曝出过内定金牌的负面消息,不过被她本人和国家体育总局否认。

图片 5

 郎平(55岁),中国女排前主教练

刘国梁和郎平是中国体育难得的福气

 1995-1999;2013-待定

游离于体制之外的郎平,和体制内的刘国梁,所面临的困境,也是中国体育优秀人才体系中最普遍的遭遇。让我们欣慰的是,如果说以前郎平还只是一个孤本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机构和个体,开始试图突破以往认知和条条框框的限制。由以往单纯的行政命令,过度到相对宽松、相对职业的处理方式的背后,是赋予那些职业经理人以更大的权限和决策空间。

 球员时代被称为“铁榔头”的郎平,在1995年辞掉年薪20万美元的工作回国出任中国女排主帅,当时她35岁。在其走马上任前,中国女排先是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获得第7名的成绩,随后又在巴西女排世锦赛上维尔第八,球队跌入历史低谷。接任后郎平因人制宜的执教理念,以及为球队“量身打造”的防守反击打法率领球队获得亚特兰大奥运会银牌以及世界女排世锦赛的亚军。更是在1997年当选为国际排联年度女排最佳教练称号。2013年郎平再度出任中国女排主帅,并在里约奥运会不被外界看好的情况下率队夺下一枚奥运金牌。郎平也因此成为世界上分别以球员和教练身份都获得奥运会女排金牌的第一人。

在接受总教练这个职位以前,郎平给自己设计的是顾问这一身份。在排管中心以不太好上名单为由给予否决之后,她这个前所未有的总教练被赋予了更多的想象空间,也为中国女排和郎平赢得了一个绝妙的缓冲期:对于球队而言,安家杰这样的年轻教练被赋予了更多的职责和实践机会(当然,球队的建队思路,战术体系等还是建立在郎平思想体系之上的),而郎总教练则可以参与到队伍的宏观策划中去。而对于自身而言,她可以从容地完成髋关节手术,以及之后的恢复工作、以及前期所面临的极致压力。待身体许可,或者关键比赛时,她将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毕竟,她在场边与否,是队伍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

 许海峰(59岁),前国家射击队总教练

而由于以往巨大的成绩压力,让刘国梁只能将更多的精力放在队伍尤其是男队训练、技术改造及大赛调整上,如今卸任男乒主帅,刘国梁总教练可以全身而退,更多的从宏观上把关、思考队伍在未来发展的问题,以及推广项目上。在东京奥运会上,成绩和推广被列为乒乓球两大同样重要的位置。

 1995-2004

进可攻,退可守,游刃有余,一切尽在掌握,这就是两位曲线退却的总教练优势所在。但对于中国体育而言,却是难得的福气,至少赢得了难得的缓冲、思考甚至重启的可能性。毕竟,如果这些承载体育历史的英雄们全部消失,那些在运动能力和市场上都能给队伍充分势能的主帅都无法施展才能,中国体育,不知道将减少多少关注的目光。

 作为中国奥运历史首金得主,许海峰因身体原因在1994年退役,并在1995年也就是自己38岁时接掌了国家队女子手枪组教练一职,第二年他的弟子李对红在第26届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夺得女子运动手枪冠军。2000年,他的另一个弟子陶璐娜为中国代表团夺得“开门红”,在女子气手枪项目上获得首金,并获得运动手枪项目的银牌。从此以后,许海峰被人们称为“金牌教练”。2001年,他出任国家射击队总教练一职,不过在2005年他调离原岗位改任国家体育总局自行车和击剑运动管理中心的副主任,目前仍在这一岗位发光发热。

李琰(48岁),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

 2006年-至今

 李琰与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同月同日生,但年龄相差6岁。更年轻的李琰是2006年都灵冬奥会结束后,拒绝美国的续约要求回国担任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当时她38岁。经过两年的修整磨合,李琰让低谷期的国家队短道速滑项目重新然起了希望,成为强有力的金牌争夺者。她先后培养出王濛、周洋等世界级名将,形成与韩国双雄并举的局面。差不多半个月前在李琰迎来自己的生日时,一众弟子都通过各种方式为李琰庆祝“永远28岁”。=

本文由必威app 体育发布于综合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铭记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体育20年少帅时期 郎平待

关键词: 必威app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