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球辉煌乒超却年年“裸奔” 冠名费无人问津

2019-07-06 作者:体育产业   |   浏览(90)

                       

网上有这样一个段子:中国男足无缘里约奥运,在亚洲都已沦为三流,但中超联赛4年冠名卖了6个亿,5年转播权又卖了80亿;中国男篮里约奥运五战尽墨,小组出局,但CBA联赛5年冠名权却卖了20亿;中国乒乓球里约奥运包揽四金,成绩最好,但10月14日开打的乒超联赛,却继去年之后再次“裸奔”,3000万元的冠名费都无人问津。

乒超粉丝多票房惨淡

扬子晚报记者 殷小平

2016年的最后一天,乒超总决赛在合肥落幕。但围绕在乒超本身的话题一直不断,特别是当下的乒超面临着变化了的大环境,如何更好的进行联赛市场化、人才职业化以及运营商业化的改革,成为联赛最头疼的问题。

连续两年“裸奔”

 近二十年的发展史中,乒超一直在努力打造中国顶级的职业联赛,但事实证明,这一切并非那么容易,哪怕乒乓球是“国球”。

3000万冠名值不值

 从中超、CBA到排球联赛以及羽超联赛等,中国主流体育项目都在谋求市场化、商业化的开发。中超历经二十多年的打磨,终于在今年出现了顶峰时刻,5年卖出了80亿元的天价版权。而CBA联赛也终于成立中职篮公司,进一步的推动联赛的市场化进程。对拥有着众多顶级资源的国乒来说,乒超联赛本可能施展的空间更大,但仍有尴尬之处。

乒超联赛冠名费3000万的报价始于去年。

 在乒超引入了摘牌制后,各大金主俱乐部开始砸重金抢购特级运动员,但在后续维系球队运转时,依然需要高额的资金,如何回本,甚至盈利,成了他们最头疼的问题。商业开发、门票、代言等等,一切看着十分诱人,却又可望不可即。

当时,信心满满的中国乒协委托北京产权交易所和华奥星空共同搭建的体育产业资源交易平台,对2015中国乒乓球俱乐部超级联赛相关权益公开进行招商,冠名费报出了3000万元的价格。当时,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主任、中国乒乓球协会副主席刘晓农曾表态,“相信投资人的眼光,相信市场的力量,相信广大球迷的热情”。

 透过央视直播可看到,乒超上座率几乎都是爆满,但票房却十分惨淡,因为很多是赠票。当俱乐部主场无法通过门票来收入时,不得不“卖主场”。

然而,市场却并不买账,去年,3000万元的报价就无人问津,今年,国球扬威奥运,可是3000万元的乒超冠名依旧卖不出去。这让中国乒协很受伤。

 据悉,乒超一场普通的联赛主场成版权售价最低为15万元,如果是重点赛事,可能卖到30万元左右。除了“卖主场”,俱乐部本指望明星运动员带动商业开发,但这块肥肉却是中国乒乓球协会所有。据《乒超联赛竞赛指南》中规定,“凡是运动员的肖像权归中国乒协所有,即使俱乐部赞助商也不能让自己赞助的队员为企业代言广告。乒协拥有包括且不限于竞赛主办权、电视转播权、广播和网络视频专有权和商业开发及经营所有权等。”此前山东鲁能队就透露一组数据,“张继科的肖像权还是在乒羽中心手里,一场活动,如果有国手参加,活动收入45%是归乒羽中心所有,15%上交国家队,队员可留下15%,那俱乐部的收益只有25%。”

从去年招商的结果看,市场似乎对乒超联赛的价值有所怀疑,很多企业认为乒乓球联赛的吸引力在降低,自己拿出这么多钱赞助,未必得到相应的回报。

 如今乒超有了更多有意向加入体育产业发展的大潮中的企业,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乒超继续下去,但每次联赛推进的背后,依然是高额的烧钱行为,能否持久下去,仍是个问题,就连乒羽中心主任刘晓农都不得不承认,如今的乒乓球和足球篮球联赛是没法相比,商业价值依然不高。

那么乒超联赛冠名到底值不值3000万呢?

 乒超真如刘晓农所说的“因为联赛没有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造成很多事都是在即将开始前才最终确定”吗?其实不然。早在数年前,有专业人士提出,如果乒超能按市场规律成立真正的“乒超公司”,将乒协有形、无形资产与各参赛俱乐部的资本投入结合起来,搭建股份制公司的经营结构,固定各俱乐部赛会主场,彻底改变翻牌俱乐部被动经营模式,使参赛俱乐部的主场固定下来,培养俱乐部的球迷主体,那联赛就不愁可持续发展的好景观。

其实,乒超的无形资产远远不止3000万元。乒乓球作为国球,成绩斐然,连续三届奥运会都是包揽所有项目的冠军。同时乒乓球也不缺明星,马龙、张继科、丁宁、刘诗雯等,人气都很旺。而且乒超联赛水平很高,竞争激烈,甚至波尔、萨姆索诺夫、朱世赫等许多外国球星也纷纷前来参赛。有人调侃,中超有些球队一场比赛的赢球奖就已经高达2000万了,3000万元,对于世界最高水平的乒超联赛而言,哪能算得上天价呢?

为奥运压缩赛程

乒超缺的是职业化

既然如此,那又是什么阻挡了企业冠名乒超的热情?

国乒总教练刘国梁曾表示,中国乒乓球现行的“双轨制”让乒超改革始终受到制约和局限。

所谓“双轨制”,就是要乒超绝对让位于国家队比赛任务,只要逢奥运年或全运年,乒超赛程必须让路。比如今年乒超联赛,为了奥运会,直到10月中旬开打,12月底结束。第二阶段主客场淘汰赛改为赛会制,几天内打完。

赛会制后,时间是节约了,但这必然使得各俱乐部主场利益受损。常规赛阶段,每个俱乐部各有9个主场,但最为关键的决赛阶段,却无法利用主场做市场推广,收入也会受到影响。由于缺少话语权,赞助商的利益很难得到充分保障。目前,乒超俱乐部对队员只有使用权,并无所有权。使用权也只是在短短的联赛时段,很难给俱乐部带来实质性的收入或影响力。此外,俱乐部还无升降级压力,输赢无所谓,观众很难欣赏到“玩命打”的超级比赛。有球迷认为,乒超的关注度甚至不如世乒赛直通车。

也许是意识到了这些问题,乒协一开始就没想过有人会冠名今年的联赛,他们甚至放弃了乒超冠名权的招商,没有挂牌。

乒羽中心主任刘晓农也承认,乒超在职业化方面存在很多问题,必须改革,否则乒超市场化举步维艰。有专家认为,从长远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思考乒超的市场价值,中国乒协应该积极推动改革,培养出合格的独立的“乒超公司”联赛经营实体,按照体育产业的规律去运作经营乒超。

本文由必威app 体育发布于体育产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国球辉煌乒超却年年“裸奔” 冠名费无人问津

关键词: 必威app 体育 国球 无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