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羽林贵埔石宇奇进一队 女单小将曾胜裴延姝

2019-11-24 作者:综合体育   |   浏览(200)

 

图片 1

以下为国乒教练员刘国正在去年底竞聘会议上的讲话内容:

林贵埔回球

  

  9月下旬,国家羽毛球队的男单和女单两个组同时进行了一二队之间的选拔调赛。最终,获得调赛前两名的男单队员石宇奇、林贵埔和女单队员陈雨菲、李云进入一队,其余队员则进入二队。

2012年,在刘国梁主教练的带领下,二队整体成绩稳中有升,获得了亚洲青少年锦标赛中男团,男双和男单冠军,全国锦标赛中两名队员打进前八。

  据两个组的教练员介绍,国家队一二队之间的内部调赛每年都会不定期地举行。参加调赛的人员,根据队内的一套计分系统来决定,这套系统包括国际比赛成绩(公开赛等、世青赛、亚青赛等)、国内比赛成绩(全国锦标赛、全国青年锦标赛等)以及平时队内表现等方面集中构成。通过这套积分系统,一队中排名靠后的队员和二队中排名靠前的队员进行大循环形式的调赛,调赛成绩名列前茅的进入一队,其余的进入二队。而参赛人数、进入一队的人数则根据不同时期调赛的客观情况有所不同,比如本次调赛,男单有5名队员、女单有4名队员参加调赛,各取两名队员进入一队。

  

  调赛,作为中国羽毛球队的队内选拔、竞争的一个重要手段,一直以来都是队里最为重视的活动之一。通过实战,一方面选拔技战术水平高的队员进入到一线队伍,另一方面则在实战中考察队员们的表现,发现问题,最为重要的是在调赛中培养队员们的竞争意识以及实战中的抗压能力,保持队内的良性竞争,选拔优秀后备人才。除此之外,目前,中国队的男女单打都面临着国外年轻运动员的极大冲击,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通过调赛来考察、选拔后备力量变得更加刻不容缓。

作为二队主教练,我在二队重新组建初期是突出管理。年初通过冬训着重突出基础能力训练,规范技术动作,强化步伐合理性、协调性和上旋球对抗的能力,提高综合体能以及对体能的认识程度,这一年的体能训练有了很大提高,对预防伤病也起到了良好效果。在打法风格建立上,主要突出两点,一是根据自身条件树立打法风格,二是先进性,体现一个敢字,所谓敢字,是时刻有着敢于创新的意识,敢于主动、抢先发动、形成强势对抗。

  调赛期间,一二队男单和女单组教练全程现场观看了比赛过程。在他们眼中,本次调赛有得有失。

  

  夏煊泽(一队男单主教练):队员要学会对自己残酷

我们的年轻队员,面对国外主要对手时心理层面准备困难不足,面对困难和压力又不能多角度地分析,从而导致了发挥不稳定,这方面也是我2012年主要解决的问题之一。过去的一年,我主要抓队员的赛前准备,采用各种手段提高队员对困难的准备意识和摆脱困难的能力,让队员在面对压力时有积极的心态,冷静且全方面地分析比赛所带来的压力。

  对于调赛的重要性,夏煊泽可谓有切身体会。他说:“林丹、谌龙也是从调赛打上来的,我当初也是通过调赛打上来的。年轻队员必须经过这样的过程,才能真正感受到什么是竞争,以及怎么去竞争。”

  

  在本次比赛中,一队有廖俊伟、朱思远两名队员参加,但两人却在5人当中排名垫底,实在让人大跌眼镜。在夏煊泽看来,出现这样与大家预期严重不符的情况,最主要的还是年轻队员的心理问题,确切地说,就是不能处理好“一队”和“二队”的位置。夏煊泽说:“参加比赛的都是年轻队员,虽然有一二队之分,但实际上,参加调赛的一队队员在整体实力上并不比二队队员高出很多。但是,顶着‘一队’这个帽子,心理上就会觉得自己不能输,输不起。本来实力优势就不大,再加上心态上的失衡,所以这次调赛一队队员的表现不好。其实,过去几年,每一次调赛都会出现一队队员表现不佳的情况,这也说明年轻队员还不够成熟。在国家队的训练馆里,外界的客观影响基本已经降到了最低,打不好,就是自己的问题。年轻队员要成长的地方还有很多,不仅仅是心态。”

年轻队员技战术应变能力和前三板细化方面,与一队队员相差甚远,与我们的主要对手日韩的年轻队员相比,也占不到优势。想要取得胜利,技战术应变能力,前三板对抗性就成为了训练的重点。

  1997年出生的石宇奇、林贵埔分获本次调赛男单前两名,跻身一队。两名小将的表现让夏煊泽很满意:“这两名队员是有实力的,是世青赛的冠亚军、青奥会的冠亚军,比起同年龄段的队友,他们有更丰富的比赛经验。但这只是比较而言,他们虽然已经具备了战胜世界高水平选手的实力,但发挥还不够稳定,说白了就是绝对的比赛经验还不够。所以,他们要学会在‘战争’中磨练自己,这不仅仅是指国际比赛,还包括国内比赛、队内比赛,当然还有调赛。要在这一系列的‘战争’中磨练自己,提高自己。比赛的时候能发挥出自己水平的多少,心态是最关键的,尤其在比赛中遇到一些‘突发状况’的时候。”对于目前国际比赛机会相对较少的年轻队员来说,像调赛这样的实战确实是需要他们好好把握住的机会。

  

  目前,中国男单受到了来自多个国家的年轻队员的冲击。除了林丹、谌龙之外,中国队似乎没有其他人能够在国际赛场上大放异彩,在夏煊泽看来,队员的自我要求不够高是主要原因。他说:“我们的梯队建设其实不错,后备力量也很充足,从实力上来说也具备了很高的水平。但是,在成绩上还不够突出,甚至说薄弱。我认为是队员对自己还不够‘残酷’,其实就是对竞技体育的残酷性还没有很深刻的认识。”

二队近几年一直在加强文化课学习,上课的时间也在逐步增多,但效果还不是很好,不能学以致用。所以在下周期的工作中我们教练组需要关注和了解学习情况,阶段性地考核队员们的学习成果,把文化考试合理地融入内部竞争中去,加大他们对文化课的重视程度。同时也希望利用文化素质考核作为杠杆来衡量进入国家二队的标准,不达到国家队文化素质考核标准的队员就要延长进队时间,同时也希望能够带动各个省市队对文化学习的重视。

  陈金(一队女单主教练):要让队伍的打法百花齐放

  

  本次女单调赛的结果基本正常,原一队队员姚雪赛前受伤病影响,没能系统训练,影响了状态,在调赛中表现不佳。根据成绩,姚雪被调整到二队,顶替她进入一队的是更年轻的来自八一队的李云。此外,原一队队员陈雨菲表现稳定,留在了一队。2015年全国青年锦标赛乙组单打冠军李汶妹在自己的第一次调赛中表现并不突出,没有实现进一步的突破。

竞争一直是男队主要的发展驱动力,近几年的成绩就能体现出内部竞争所产生的良好效果。里约奥运周期里,我争取加强和一队的交流,加强队员们抢班夺权的意识。同时还要和集训队去竞争,让二队每一名队员都有紧迫感。另外,在同类型打法上也要更好地相互学习和促进。中国乒乓球队在打法上一直坚持百花齐放,我们在特殊打法上也要加强竞争力度,让各省市看到希望的同时,提醒已经在国家队的队员,不能有丝毫优越感,让他们明确,不寻求自身发展,随时面临被淘汰的危险。

  在一队主教练陈金看来,调赛最主要的作用是培养运动员的竞争意识。他说:“就比赛来说,只是一个4个人参加的队内对抗赛,但因为涉及到进出一二队的关系,年轻队员很看重。从我当运动员时的感受,包括当教练之后看到的,‘国家一队’对于年轻队员来说是个‘坎’,面对它的时候,很多人心里的想法都会很多。虽然是一个队内比赛,但是对年轻队员心理上的锻炼作用是很大的。”

  

  作为队内考察、选拔新人的重要途径,年轻人在调赛中的表现也是教练们观察的重点。本次女单调赛,除了姚雪,其他3名选手都是1997年及以后出生的年轻队员,在中国女单目前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年轻队员的实力和表现也引起了教练组的关注。

骨龄问题是近些年中国体育界面对的主要问题之一,总局领导十分的重视,不断加强各种检测办法来确保年龄的真实性。作为国家队教练员更应该配合好中心领导加强监管力度,特别是要对苗子的比赛多些了解,一旦发现有问题的运动员,直接进入黑名单,为中国乒乓球队可持续性发展把好关。

  在陈金看来,这三名希望之星各具特点,而下一步的培养方向也会顺应着她们的特点进行。陈金说:“我们的目标是让女单组百花齐放,什么打法都有,让我们在整体上更有优势。比如这次参加调赛的3名年轻队员,都是特点很突出,但是问题也很明显。李云整体能力强,跑动能力强,体能好,甚至感觉到第三局了她还能越打越来劲,而且在场上的精神状态特别好,她的缺点则是在技战术方面没有特别突出的东西;陈雨菲打突击的,对比赛的掌握能力比较强,而且打法也很积极,有威胁,缺点是力量上还有所欠缺;李汶妹身体素质好,力量好,进攻威胁大,缺点是技术上还比较粗糙。对于这样的年轻队员,我们的目标就是突出她们本身的特点,然后再补上不足的地方,打造出最适合她们的打法特点。”

  

  众所周知,目前中国女单一线主力在国际赛场上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在为一线队伍担忧的同时,更多人也把目光投向了女单的后备力量。在陈金看来,目前中国女单年轻队员的情况没有过去那么好,他说:“从实力来看,我们的年轻队员已经没有任何优势,甚至有些队员在打法上也落后于其他国家同年龄段的队员。更为不利的是,现在我们年轻队员的参赛经验和国外选手相比也落后了。比如日本的山口茜,和何冰娇、李云是同年的,但是她已经参加过尤伯杯这样的最高水平国际赛事,所以她的比赛经验是我们的队员无法相比的。这有不同国家不同情况的原因,中国队员比较多,像现在年轻队员前面还有老队员,还要等她们去突破。而国外老队员少,所以年轻队员即便是能力还没有达到很强,也有机会征战世界高水平的比赛,所以在比赛经验的积累上比我们的队员有优势。”

二队承担着国际训练营的任务,主要是让更多的国外运动员接受系统的训练和感受中国的乒乓文化,起初效果不错,但近一年国外运动员的参与热情有所下降,水平也偏低,时间一长就达不到扶持和推广的效果。为了把国际推广计划完成得更好,我们不光是要引进来,还要走出去,让他们感觉到我们的诚意。我的设想是,能否成立国际青少年训练营,在运动员技术水平上和年龄上有一定的监管。青少年阶段各个协会的戒心不强,也很乐意得到我们的帮助,只有加大国际推广的力度,帮助他们更快地提升,我们自身的价值也才得以体现,才能真正做到“国球财富,世界分享”。

  在调赛结束后的泰国公开赛上,小将陈雨菲击败了韩国名将裴延姝。对此,陈金说:“不算很意外,大家只看到国外的年轻队员冲击我们的大队员,其实我们的年轻队员也有能力去冲击国外的大队员,这是同样的道理。陈雨菲的这场胜利对女单组很重要,很提信心。明年有尤伯杯,女单有四个名额,并不是说一定是大家熟悉的李雪芮、王适娴、王仪涵和孙瑜。年轻队员只要表现好,一样有机会。”

  吴云勇(二队男单主教练):坚持适合我们的模式

  两名二队小将石宇奇、林贵埔分获调赛前两名,“挤”掉比自己大的一队队员跻身一队。作为二队主教练,吴云勇自然很高兴。

  对于弟子的表现,吴云勇给予了中肯的评价:“这次年轻队员的表现不错,场上的精神面貌很好,心理的自我调整也表现得不错,把自己的技战术特点、气势打出来了。石宇奇在网前的优势,林贵埔力量、速度上的特点在比赛中都发挥得比较好,这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年轻队员该有的样子。当然,他们还是有缺点。石宇奇的体能是一个问题,很多时候到第二局就会出现一个比较明显的下滑,然后在那段时间连续丢分;林贵埔的整体能力很强,但是在个别技术上还不够细腻。”

  石宇奇和林贵埔都是1997年出生的小将,而在他们之前,还有薛松、郭凯、黄宇翔等一批1994年左右出生的青年队员,再加上1990年左右出生的王睁茗、田厚威、乔斌等人,中国男单的后备力量还是很厚实。但是,从成绩来看,林丹、谌龙之后,男单后备人员并没有特别突出的表现。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日本1994年出生的桃田贤斗斩获世锦赛季军;丹麦1994年出生的维克多能在世锦赛上和谌龙缠斗至29比30;1993年出生的印度选手斯里坎斯能击败林丹;1997年出生的印尼新秀乔纳坦能在苏迪曼杯上一展身手。

  吴云勇说:“不可否认,现在国外的一些选手相当有天赋,比如桃田贤斗和维克多。而其他年轻队员的表现比我们突出,主要还是参赛机会和训练模式。比如说印尼,现在印尼男单有能力去争夺奥运会冠军的几乎没有,所以印尼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2018年的亚运会和2020年奥运会上,现在让更多实力并不是顶尖的年轻队员去参加成年大赛,积累比赛经验。举一个例子,印尼的乔纳坦这次连亚青赛都没去参加,而是去打奥运积分赛。以他目前的实力,冲击奥运会难度是很大的,但是印尼这么安排,就是着眼未来。”

  在吴云勇看来,中国队的年轻队员目前是“有实力,但比赛少”,他也表示,这是我们的训练模式:“我们是先把年轻队员的基本功、基础能力打扎实了,基础有了,才去参加比赛。长期实践证明,我们的这套模式是适合我们的,所以我们会坚持。其实,年轻队员也有不少国际比赛的机会,主要是黄金赛,林贵埔也曾在黄金赛上战胜过西蒙•桑托索这样的老将。可以说,年轻队员是有实力的,但是需要时间去证明。”

  朱伟伦(二队女单主教练):年轻队员要有冲劲

  本次女单调赛, 4名参赛选手缠斗激烈,最终的成绩也基本在教练员的预料之中。对于队员的表现,朱伟伦总结为“有进步,但还不够”。

  中国女单一线队伍目前在世界羽坛处境困难,其中打法缺乏攻击性是一个比较明显的问题。不过,从本次调赛来看,年轻队员的表现让人看到了女单解决这个问题的希望。朱伟伦说:“参加调赛的年轻队员身体素质都很好,而且打法都很积极,很具有攻击性,这点是很好的。通过之前一段时间针对性的训练,队员们在场上的进攻威胁有了明显的进步。”

  有进步并不意味着就没有问题,朱伟伦认为,虽然这批年轻队员比过去一段时间在打法上更积极,在进攻上更主动,但从整体来说还远远不够。朱伟伦说:“她们在场上表现出来的战术思路,表现出来的积极性是不错,但是单纯从打球本身来说,她们目前表现出来的进攻的压迫性、威胁性还不够。另外,年轻队员在技术方面还很粗糙,这也让她们在实战中具备进攻、压迫的能力,但是不能很自如地去掌握时机和战术运用的‘度’。”

  目前,中国女单年轻队员当中,很多人具备积极抢攻的能力和很好的身体素质。朱伟伦说:“我觉得她们已经有了具备世界先进技战术打法的雏形,只不过还需要时间去细化。尤其在二队这段时间,一方面要把基础的东西打造得更扎实,另一方面也要根据每个队员的特点,尽快确定适合每个人的打法套路。具体来说,就是首先加强专项能力,因为能力是项目的基础,只有先具备了能力,才有可能丰富自己的打法。然后就是要打造自身的打法特点,不管是体能还是打法,在二队的时候就要基本确定下来,到一队的时候再去完善、提高。”

  在伦敦奥运会后近一年半的时间里,国家队曾经让一二队合并训练,同时也给了二队队员更多参加国际比赛的机会。朱伟伦说:“因为有了这些举措,现在的年轻队员的参赛机会比过去多了很多。虽然和国外运动员相比,在这方面还是有欠缺,但是我们一直在努力为她们创造机会。此外,还要认清一个事实,就是现在和国外同年龄段队员相比,我们并不落后,但是也没有优势,基本是在同一起跑线上。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做的,首先是加强队员的能力,另一方面则是要把她们的能力和比赛经验很好地结合起来。让她们真正知道怎么去打比赛,怎么样在比赛中运用训练所得,去展示自身的积累,这是最关键的。”

来源:《羽毛球杂志》 文/杨弋非

本文由必威app 体育发布于综合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国羽林贵埔石宇奇进一队 女单小将曾胜裴延姝

关键词: 必威app 体育